本報特派記者王巍發自聖保羅
  在巴西著名作家科埃略的小說《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》里,有一句著名的話———“我知道,每一小時都是在實現夢 想的一部分”,對於在巴西那些懷揣著夢想的窮人孩子,足球是通向未來的路。
  巴西首都巴西利亞,處處流露出恢宏和繁華的氣息,而在20公里之外的城郊,一個名叫索布拉蒂尼亞的足球俱樂部扎根於泥土之中,這裡沒有“五星巴西”的豪華浴室,甚至沒有一塊像樣的草坪,有的只是破敗卻純粹的足球場。儘管球隊只是征戰巴西利亞州的甲級聯賽,儘管不如一些百年俱樂部歷史悠久,但這裡球員的足球之夢堅韌而不屈。
  巴西州聯賽也是球迷摯愛
  當記者抵達索布拉蒂尼亞球場時,一批小隊員依然在頂著烈日訓練。
  一件緊身T恤,一條簡單的牛仔褲,俱樂部主席里卡多的打扮像一位球迷,也許是沒有想到會有萬里之外的中國記者前來採訪,他頗有興緻地向我們介紹著俱樂部的相關情況。
  “我們是一個征戰巴西利亞州級聯賽的俱樂部,成立於1975年,1985年和1986年獲得了州聯賽冠軍,後來成績出現起伏,好在2011年從乙級聯賽再次回到了巴西利亞州的甲級聯賽。”里卡多說。
  “你不要小看我們的州級聯賽,我們這裡的甲級聯賽也有12支隊伍,”里卡多強調說,“在巴西,州聯賽是和全國聯賽平行的,並不存在上下的關係。”
  里卡多說的不錯,州聯賽與全國聯賽分不同月份進行,是巴西足球聯賽制度的特色。其中,聖保羅州的聯賽規模已經超越了中超,單是甲級聯賽就有20支球隊,像桑托斯、聖保羅、科林蒂安等傳統強隊,既參加全國聯賽(巴甲),也參加州聯賽,只不過,他們參加州聯賽派遣的隊伍是二隊罷了。
  “這是我們17-19歲的梯隊,有25人左右,”里卡多指著正在訓練的小隊員說,“在巴西,俱樂部梯隊建設都是很完善的,無論大俱樂部還是小俱樂部,都有自己的預備隊,我們的後備軍分13-15歲、15-17歲以及17-19歲3個年齡段,幾年前還為博塔弗戈輸送過球員。”
  草坡就是球迷看臺
  走進索布拉蒂尼亞的球場,簡陋的氣息撲面而來。在入口處,是供球員飲水的熱水櫃,球員通道兩側停放著維護草坪的割草機。
  球場中心的草皮大都露出了枯黃色,而且,草的長度並不均勻。里卡多告訴記者,他們球場的草皮不是特意種植,而是巴西本土的野草,這確實令人意外。“如果用移植的草坪,每年到冬天旱季的時候,需要大量的澆水。而這種本土草,儘管每年5月到10月會變枯黃,但並沒有徹底死去,等雨季來臨又會恢復生機。”里卡多說。
  這裡的球場雖然圍了一圈,但只有一側擁有水泥澆築的看臺,只能容納兩三千人,這讓記者對球迷在哪裡看球有些疑惑,“你看到球場四周的斜坡了嗎?球迷會站在那裡看球,坐在水泥看臺上的人並不多。”里卡多笑著說。
  目光所及處,坡道上只有倔強的青草,不得不感慨:巴西球迷才是真球迷——— 哪怕是站近2個小時,哪怕看球條件再艱苦,也擋不住內心的摯愛。
  在足球歷史並不悠久的巴西利亞,這裡並沒有參加巴甲的隊伍,州級聯賽已經是最高級別賽事,所以很多人對此更有親近感。“我們球隊是巴西利亞球迷數量最多的,”里卡多說,“平均每場都有四五千人來為我們助威。”
  望著球場四周高聳的燈塔,眼前依稀浮現出一個畫面——— 夜幕降臨之後,球迷圍聚在球場四周,載歌載舞,享受著足球帶給他們的瘋狂……
  卡卡是巴西利亞球迷最愛
  “快傳,快傳,註意分球,不要粘球”,教練儒尼尼奧在場上大聲呼喊著,一個小球員帶球時被防守球員撞倒,兼任裁判員的儒尼尼奧並沒有吹犯規,小球員立刻起身追了過去。“都說巴西人踢球註重自由發揮,不太講究團隊配合,其實我們教授小球員時不是這麼灌輸的。任何一支球隊都要強調紀律,這和場上戰術一樣重要,在允許的範圍內,我們才提倡自由發揮。”儒尼尼奧說道。
  那名小球員叫埃拉諾,18歲,從5歲就開始踢室內的5人制足球。“室內足球,是巴西孩子踢球的第一步,內馬爾、羅納爾迪尼奧都是從室內足球起步的。”埃拉諾說。當問他有沒有目標時,他提到了卡卡,“你知道,他就是在巴西利亞出生的,而且他和我在場上的位置差不多,在巴西利亞,卡卡是最受歡迎的明星。”
  在巴西,每一個人都有喜歡的球星和球隊,每一個人都是球迷,“你知道弗魯米嫩塞吧,就是孔卡效力的球隊,那是我最愛的球隊。”里卡多的話引來一片笑聲。“你不愛自己的球隊嗎?”記者問,“這裡是我的工作,那裡是我的球隊,我都愛。”里卡多笑著回答說。
  踢球者大都是窮孩子
  儒尼尼奧說,巴西每一個俱樂部都有自己的一套訓練方法,而且想要做教練,需要考取一定級別的教練證書。說到這裡他有些傷感,“我今年37歲,10年前我的左膝受到嚴重的傷病,不能成為職業球員了。”
  儒尼尼奧指了指埃拉諾,“在巴西,70%是窮人家的孩子才會從事足球運動。他們會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送到俱樂部,小孩如果天資不錯,便會一直跟著俱樂部訓練、成長。”儒尼尼奧說,“你知道,巴西是足球王國,足球是生活的一部分,能踢足球對於大多數窮人家的孩子來說是幸運的。在巴西,球員收入還是比一般工薪階層要高一些,如果小球員沒有走上職業球員這條路便會選擇轉行,比如籃球和排球等其他運動,還有很多的球員作了牙科醫生。”
  儒尼尼奧還透露,在巴西球員薪水都是保密的,球員也會心照不宣拒絕談論薪水。“過多談薪水,會造成大家的心態不平衡,每個人都明白:自己能力有多大,就會得到多少收入。”
  世界杯來臨,有沒有給這個俱樂部的比賽帶來影響?“世界杯怎麼能錯過呢?我們只是在沒有比賽的時候訓練,有時候會一起看比賽,這不僅是一場世界杯,還可以從中學到不少技巧。儘管德國和荷蘭很強,但我相信巴西會第6次奪冠。”儒尼尼奧特別強調說。
  訓練結束後,淋浴室里傳出了歡樂的笑聲,幾個大男孩相互逗鬧著,這是屬於足球的一天,也是這些孩子追夢的一步。
  (原標題:扎根於泥土的熱愛)
創作者介紹

rg62rgrd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