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衛東
  “賈不假,白玉為堂金做馬”,已是極為奢靡了。不過時光若能“穿越”,賈府中人面對今人怕也不敢獨善其美:天價香煙,極品宴席早不是新聞。大款炫富、美女拜金,深圳的富人圈正悄悄流行直飲人奶;一位“九品小吏”在高爾夫球場揮桿瀟灑之餘,竟動用直升機為自己送來了一碗不知包了什麼餡的餛飩。
  何為奢靡?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是:奢侈浪費。歷史上最為典型的奢靡事例當屬王愷、石崇鬥富。晉武帝統一全國後,國庫漸豐,奢靡也日成時尚。後軍將軍王愷幾次炫富都被荊州刺史石崇“蓋了帽兒”,心中頗為不忿,於是求助於外甥晉武帝,把皇宮裡收藏的一株兩尺多高的珊瑚樹搬回家在宴席上顯擺。不想,應邀赴宴的石崇隨手取過一隻鐵如意,將珊瑚樹一擊而碎。然後命人悉數搬來自家的珊瑚樹,其中三四尺高的就有六七株。
  一般而言,奢靡之風總是與盛世相伴。西漢立國之初,社會經濟凋敝,物質極度匱乏,皇帝老倌兒要找四匹顏色一樣的馬拉車都不易,想極盡奢華門兒都沒有。所以,歷代開國初期總是崇尚節儉。宋仁宗聽說餐桌上“有新蟹一品”,每枚“直一千”,不忍下箸。明朝立國時,淳樸未漓,崇儉黜奢。朱和尚也以身作則,將江西守臣進貢給他的“漢王”陳友諒的一張鏤金床砸了,道:“一床榻工巧若此,其餘可知。陳氏父子窮奢極欲,安得不亡?”可是一旦生產力發展了,國庫充盈,物質豐富,奢靡之風就會滋生成患。明朝到了成弘時期,奢靡漸成時尚:富居華麗、器用金銀、用度無節,為後繼者奢靡誤國開了壞頭。縱觀歷史,有哪個朝代的興衰與奢靡無關?正如馬克思所言:“古代國家滅亡的標誌不是生產過剩,而是達到駭人聽聞和荒誕無稽程度的消費過度和瘋狂消費。”
  生活中有條件奢靡者,大都權柄在握或腰纏萬貫。像《紅樓夢》中的劉姥姥,吃過賈府幾塊茄鯗,又聽了王熙鳳介紹的製作過程,便驚訝得搖頭吐舌、直呼佛祖,這樣的小戶人家想奢靡也缺少本錢。不過,上行下效,人心難免攀比,保不齊劉姥姥回家後不會照著王熙鳳說的法兒一試。而奢靡成風,“以此有限之產物,給彼無窮之濫費”,就會事無進取,人趨濫惡。宋徽宗時,朝廷和王宮大臣的奢靡之風曾瀰漫於整個社會,以致“後宮朝有服飾,夕行之於民間矣”。老百姓出門也要衣著華貴,唯恐身穿褐衣惹人恥笑。整個社會奢靡至此,宋徽宗焉能不做亡國之君?
  “現在社會財富極度豐富,一切消費都無可厚非”,有學者這樣說。不錯,中國的GDP總量是位居世界第二,但用人口平均,在全球213個國家和地區排名僅在124位。於是我們看到:一邊是四面透風的鄉村校舍,一邊是豪華闊綽的政府辦公大樓;一邊是用江水泡飯的小學生凄苦的眼神,一邊是高檔會所倒入泔水桶的燕窩魚翅;一邊是幾千萬沒有擺脫貧困的老百姓在為生計奔波,一邊是面對金融危機逆勢上揚,躍居世界第二的中國奢侈品消費額。這種“倒掛”,已經嚴重地敗壞了社會風氣和黨的形象。更何況,官員權力尋租、商人投其所好,二者勾肩搭背出入高檔場所揮金如土,這樣的瘋狂消費亡黨誤國,難道無可厚非?況且“極度豐富”論還是個偽命題!
  “高檔消費可以促進就業,加快經濟發展,有助於社會進步。”這又是一朵“奇葩”。明代中後期宮廷奢靡之風甚烈,連皇帝用的手紙都是由四川野蠶繭織成,只用一次。後來皇帝佬兒也覺得過於奢侈,下令停用,但聽說因此可能會斷了部分織戶生計,又坦然享用起來。其實,皇帝佬兒不過是為自己暴殄天物尋找心理安慰而已。靠這種辦法拉動地方經濟,哪裡能夠輓救王朝衰敗?今日,如果我們靠興建高爾夫球場、頂級休閑會所來促進就業,加快經濟發展,則完全背離了黨的宗旨與執政理念,無異於飲鴆止渴。再者,人類正面臨環境危機,為了可持續發展,各國都在推動低碳經濟,建設資源節約型社會。可是僅由奢靡之風繁衍出的“櫝貴於珠”的過度包裝,就製造了大量生活垃圾,浪費了有限的社會資源,和低碳經濟的時代主題格格不入。事實上,竭盡奢華的所謂高檔消費非但不會促進社會進步,反而會惡化生態環境,威脅人類生存。
  更重要的是,奢靡與腐敗如影隨形。朱和尚就深明此理,認為“奢侈則用必多,用多則財必不足,財不足則貪暴行”。一旦人非才舉,政由賄出,國之基石就動搖了。所以歷史上一些當權者在奢靡之風日盛時,為了不重蹈前朝盛極而奢、由奢入衰的覆轍,對奢靡之風也有過嚴厲的遏制措施。據《皇明條法事類纂》記載,一些官吏因“擅作威福、謀為不軌”招來殺身之禍,而“不軌”的表現之一隻是用度逾制。令人深思的是,為什麼禁令屢頒、奢靡依然,王朝傾覆、前赴後繼?1945年,黃炎培先生在延安曾向毛澤東發問:中共取得政權後,能否跳出由盛而衰的歷史周期率?毛澤東說:能,我們已經找到了新路,這條新路就是民主。今天,習近平同志提出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,併在全黨開展群眾路線教育,劍鋒直指奢靡等不正之風,就是民主這條新路在新形勢下的進一步延伸。黨風清廉,何患社會風氣不正?
  當然,砸碎珊瑚樹與調動直升機送餛飩,在奢靡的程度上還有些距離。只是,石崇鬥富的極端事例倘若真的在現實生活中發生了,且引以為榮耀,那麼,縱然有鶯歌燕舞的鳴唱,我們真正聽到的怕也是“隔江猶唱後庭花”的亡國之音了。
  心懷“中國夢”的中國人民,斷然不會答應!  (原標題:餛飩·珊瑚樹及其他)
創作者介紹

rg62rgrd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